云垂野

阿尔达的薄暮10 完结(TL亲情,AL少量,好莱坞AU)

10


  “ 我在风云顶上被刺这一箭,到现在已经过了四年了。到现在伤口还是没有愈合。”

  “Cut!很好,再来一次。给一个缓慢的,忧伤的镜头”

  “你该如何继续下去?当你在心中,早就知道,你再也无法回头。”

  “Cut!再来一次。” 

  “Cut,还有胶卷吗?再来一次吧。”

   这是十五个月拍摄计划中的最后一个镜头了,莱戈拉斯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说“再来一次”了,他知道自己应该停下来。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和演员拥抱,和现场的每一个工作人员拥抱,最后告诉大家拍摄计划全部完成了,感谢全部演职人员的共同付出与热忱。在这十几个月里,他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他曾经为了拍一场夜间大战而几周见不到太阳,他曾经在大雪天里被困在外景的山头整整一夜,能够结束这场漫长的工作,他理应感到欣喜,然而此刻,要喊出最终的“cut”,是如此艰难,要向镜头下的阿尔达告别,是如此艰难,仿佛要从心中连根拔起一株生长了好多年的雨林绿藤萝,随之而来的将是撕裂与剧痛。这样的艰难与沮丧将那个单词拦在他的嘴边,然而向下奔流的河水毕竟只能被挡住一时。

  “Cut!检查一下胶卷。” 

  莱戈拉斯站了起来。 他听见安静的片场里传来暗暗的哽咽声。当众人散去,他也随之走出片场,冬日凛风刮过,他只觉脸上格外的冰寒。

  

  在莱戈拉斯即将和阿拉贡回洛杉矶进行后期制作的前几日,他们俩再一次去了斯图亚特岛。现在岛上已经建起了国家森林公园,食宿要方便不少。一个阴天的下午,他们俩徒步至一处开阔林地,在一颗绿荫下休息。阿拉贡有些疲累,靠在莱戈拉斯肩头睡着了。莱戈拉斯尽可能轻柔地地将他放平枕在了自己的伸直的腿上。

  正当他抬头望向林地,一头白鹿闯入了他的视线,它静立在这片开阔的草地上,太阳光线也从云层间漏了下来,为它镀出一层微光。它一步步地向他走来,停在他身边,低头在他的左手上啄了一下,随即毫不留恋的转身,飞奔消失在绿林间。莱戈拉斯怔怔地看向自己的左手,长舒了一口气,他不再需要拔出心中的藤萝,因为上面已经开出了一朵永不凋零的花。

  莱戈拉斯静静地等着他膝上的阿拉贡醒来,当他忍不住用手抚摸阿拉贡脸上的胡茬儿的时候,阿拉贡睁开了灰蓝色的眼睛。

  “阿拉贡,你相信吗?”,莱戈拉斯仿佛还沉浸在幻梦般的奇遇中。

 “一只白鹿出现在我面前 

 在绿草上,

 长着金角,

 在两个河岸之间,

  一颗月桂树荫里 

  当太阳照着春日上升。”

  尾音消失在唇间,阿拉贡已经坐起身,搂住莱戈拉斯的腰肢,压上了他的嘴唇,他似乎尝到了森林的清新味道。金发柔顺地贴伏在他手下,他忍不住抓紧了点儿。当两人喘息着分开嘴唇,阿拉贡轻吻了莱戈拉斯光洁的额头。

  “我相信。”他说。


  

  回到洛杉矶,莱戈拉斯和阿拉贡立即投入了阿尔达第一部的剪辑工作。剪辑对于一部作品的优劣几乎有着决定作用,蠢笨的剪辑很可能会毁掉一部天才之作。不少导演都有常年合作的剪辑师,导演很可能会因为舍不得自己拍出的精彩镜头而不忍下手,而一位专业的剪辑师则会理智地砍掉有碍叙事的枝枝蔓蔓,真正优秀的剪辑师甚至能让影片别具风格。有时候若是制片公司过于强势,导演甚至有可能失去对自己作品的剪辑权。当然对于莱戈拉斯和阿拉贡而言,并不存在这样的忧虑,他们一向合作无间,阿拉贡的剪辑风格冷静精准,别具锋利感,而莱戈拉斯则更为细腻妥帖,大有蓦然回首之意。


 当父子告别的那段出现在莱戈拉斯的“剪刀”下时,他留恋地看了一遍,随即果断地放弃了这段镜头,只留下几个闪回。 他看向另一张工作台上的阿拉贡,“你说我们这么下狠手,能拿个瓦尔妲奖的最佳剪辑提名吗?” 

  “瓦尔妲赐福于无贪念之人。”阿拉贡一本正经地答道。

  在夏尔制片的全力宣传攻势下,第一部很快在全球上映,荣获了当年的北美票房冠军,甚至拿到了瓦尔妲奖提名。紧接着一年上映的第二部继续高歌,风靡全球。第三年,史诗终于迈入了终结卷,阿尔达第三部即将在惠灵顿举行全球首映。无数阿尔达迷涌入了新西兰,准备迎接这最动人也是最后的乐章。 


  当琼恩和艾玛在上映前一天傍晚来到首映地使馆剧场附近时,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周围的露天场地已经扎起了很多露营帐篷,不少人装扮成巫师精灵矮人在附近游荡嬉笑闲逛。两个女孩子兴奋地对视了一眼,“果然不来的话会终生遗憾啊。”琼恩不禁感叹道,而艾玛已经迫不及待地拉着她和剧场外的布景装饰前合起照来。


  琼恩是瑟兰迪尔小说的骨灰级粉丝,而艾玛则一直是莱戈拉斯与阿拉贡的粉丝。几年前两人为阿尔达三部曲开拍的消息兴奋不已的时候,她们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女,而当三部曲终结篇上映时,两人都已经大学毕业了。这一年,艾玛在洛杉矶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而琼恩则选择在新西兰渡过间隔年。然而,当两人相聚在惠灵顿时,中间流去的时光仿佛了无痕迹,她们仍然能为同一种热望而惊叫欢呼。


  嬉笑一阵以后,两人坐倒在草坪上歇息。


  “听说《白钻美人》的版权终于被莱戈拉斯从孤山手中赎回来了?”


  “没错,好像就是七月份的事。”琼恩不确定的答道,她把背包拽到自己的腿上,打开包盖,正好看到其中一本磨损的相当厉害的灰白封面的瑟兰迪尔小说,不禁脸色一黯。她看向正在灌矿泉水的艾玛,“我真希望瑟兰迪尔能够看到这三部电影,我想他会很满意的。”


  艾玛一愣,缓慢放下手中瓶子,“完全不敢相信事情会成这样。当时我真担心莱戈拉斯会伤心得没办法完成电影,”她勉力笑了下,拍拍同伴的肩膀,“高兴点儿,我想在电影上映之前,瑟兰迪尔就已经知道这会是一个非常棒的系列了,毕竟导演可是世界上最理解他的人啊!”


  琼恩摸了摸灰白色的书皮,抬头浅笑,“我也这么想,所以我现在看这部小说时没之前那么伤感了,”她望向剧场前的巨大电影海报,“我打赌终结篇一定能够成为今年瓦尔妲奖的最佳影片。”


  “我和你站一边,咱俩赌不成啦。”生机勃勃的笑声散落在如茵的草地上。



  12月1日的首映日,漫长的红毯铺过大半个惠灵顿才抵达剧场门前。莱戈拉斯和一众演职员顶着起伏的声浪与烈日缓慢地在红毯上挪动,时不时停下签名拍照合影,放眼望去,尽是挥动的大幅海报与兴奋不已的粉丝。直到大家都进入剧场后台,弗罗多看起来仍然没有从粉丝的热情中回过神来,“我想世界上不会有比门外这群人更可爱的粉丝了。”


 莱戈拉斯轻快一笑,“是啊,过去的三年我无时无刻不深感荣幸。”他今天的发型照例是莱戈拉斯式的,只身上换了身银灰色西装。


  “你能相信吗,弗罗多?”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俏皮事儿,“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完整看过这一部电影,首映采访会上,记者问我关于剧情的问题,我说'这得留给你自己去发现',其实是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弗罗多顿时大笑起来。


  “需要我给你剧透吗?”阿拉贡身着一身复古条纹西装走了过来。


  “噢,剧透者的优越感。别毁了我的盛筵!”莱戈拉斯故作厌烦地答道。随即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阿拉贡的手指划过他的脸庞,他们自然而然地交换了一个吻。弗罗多微笑地看着面前这对,蓝眼睛中没有什么惊讶之意。在好莱坞,出柜对于演员前途的影响是巨大的,然而幕后工作者就不一样了。莱戈拉斯和阿拉贡的关系在业内已经算得上旧闻了,身边的好友更是早已习以为常。


  很快到了剧组人员上场的时间,众人鱼贯而入,站到了银幕前的舞台上。体育馆的剧场里顿时响起热烈的欢呼与尖叫声、口哨声。主持人作了开场白之后,话筒被传到莱戈拉斯手上,声浪一下子静了下来。


  “也许你们都知道,我是莱戈拉斯,这部电影的导演。”场内响起了轻轻的笑声。莱戈拉斯顿了顿,“十几年前,我十八岁那年,我的父亲瑟兰迪尔将阿尔达的改编权送给了我,那时候我还很年轻,几乎无法想像自己能够完成这件事,而现在,我居然已经翻过了这座看起来不可逾越的高山,你们无法想象我现在有多么钦佩自己!”笑声合着掌声回荡在场内。


  “当然,更值得钦佩的是参与这部的所有演职人员。我们都没有创造这样一个恢宏而壮阔的世界的经验,然而最终,我们还是站在了这里。”台下的声浪更盛,莱戈拉斯看见不少闪着荧光的标语在台下晃动。


  “你们可能也知道,”莱戈拉斯脸上的微笑淡去,手不禁抓紧了话筒,“拍摄电影的期间,我遭受了怎样可怕的打击与痛苦,”他将脸扭到一边,用手拂过眼睛,身边的阿拉贡靠过来搂住了他的肩膀,场内一片静默,“这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我想,我想对你们而言也同样如此。”


  “大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当我为与父亲的分离哭泣的最厉害的时候,我正枕在,”莱戈拉斯脸上浮起一丝浅淡的微笑,握住阿拉贡的左手,“我身边这位男人的膝盖上。”场内顿时爆出尖叫声与鼓掌的声音。阿拉贡似乎有些怔住了,随即露出明朗的笑容来。莱戈拉斯含笑看了他一眼,“ 那一刻我突然发现,分离与相逢的界限是如此模糊。今天我与父亲分离,第二天在他的小说中又与他相逢。”


  “我们不是阿尔达的精灵,无法永存于世。可令人安慰的是,世界的命数起起落落,可在电影中,我们将长存。(The fortunes of the world will rise and fall,but here in this movie we shall endure)”他放下话筒,只觉得耳中的喧嚣逐渐淡去,只有右手被握住的温度无比真实。


  首映典礼结束,剧组人员纷纷在前排入位就坐,只在中间留下了一个空位,莱戈拉斯就坐在空位左边,场内的灯光开始一片片熄灭,莱戈拉斯从口袋里取出一条样式精致,表盘上嵌着翡翠绿叶的老式机械手表,放在右边的空位上。


  他心里面默念了一声,“Ada”。
  灯光全部熄灭,场内一片漆黑,银幕亮了起来。

The End

这节改了几遍,还是有点儿不满意啊。不过不管怎样,这是最后一节了,大家食用愉快!

有些拍摄情节是魔戒拍摄中真实发生的,比如不愿喊cut。

白鹿出现在了霍2的删减镜头里,西方传说里白鹿和精灵有一定的联系。那几句诗出自彼特拉克的《白鹿》。

这是我第一篇完整的同人,虽然也不太长,但开始真没有想到能够坚持写完,感谢瑟大王小叶子还有阿拉贡给我的巨大动力啊!
这篇写下来肯定存在不少节奏剧情上的问题,各位菇凉能够一直坚持看完,而且给了我很多暖暖哒评论,真得非常开心啊,谢谢各位啦^_^

评论(2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