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垂野

阿尔达的薄暮9(TL亲情,AL少量,好莱坞AU)

9


明天全文完结。从分节看可能有点快,不过从字数看,瑟爸去世的情节大概在全文百分之五十几的地方吧。此外,由于TL亲情是这篇文绝对的主角,所以AL的感情不会特意花大篇幅写。

莱戈拉斯回剧组正式工作的那天,受到了热烈欢迎,每个经过的工作人员,演员都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经过几个月相处,这个剧组似乎越来越像一个大家庭,每一个人都为同一个目标而奋斗努力,发挥着自己最高水准的专业水平。

莱戈拉斯恢复工作后导的第一场戏,是他曾经考虑过拍摄后来又放弃的一幕,即精灵王子在林谷会议后回到密林请求父亲同意自己参加远征,并与父亲道别。这一个情节并未出现在原著里,但他手里面有父亲为他而特意补写的手稿,世界上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份手稿的存在。

当时正是十八岁的暑假,他即将前往美国上大学,这是他第一次要离开父亲这么久。那个暑假,莱戈拉斯不知第多少遍重看小说时想到,难道精灵王子出发前都没有亲自和父亲道别吗?于是他缠着父亲给自己补写这一段情节。瑟兰迪尔似乎觉得这个主意非常有趣,当他坐在书桌前,展开稿纸时,抬头戏谑地对莱戈拉斯说道,“既然只有我们两个人看,那我干脆叫这对父子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好了。”

似乎不少人都能领会到这场戏对于莱戈拉斯的意义,开拍时有异常多的剧组闲暇人士在旁边围观。莱戈拉斯在对巴里安和奈德说戏时,不禁笑着指着周围的围观人群说道,“希望你们不要以为这堆人是我请来的,忘记他们吧,这只是一堆卷心菜蹲那儿呢。”

莱戈拉斯回到自己的导演椅上,深吸一口气,盯住了面前的监视屏,阿拉贡就坐在他的身旁。“Action”



十一月份的安度因河广阔的河面上,风力渐强,风力渐寒,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凛冽冬日。一艘木质船舶正沿着河流逆行北上,船头站着的两位带着兜帽的身材修长的精灵,帽旁时不时逃逸出几丝长长的金发。两位精灵都拥有着同样的青春面容,然而发色偏浅的那位看起来神色要更为稚气,不管看向何处,他的天蓝色的眼睛中都闪烁着好奇愉快的光芒,仿佛世间的一切美好事物都值得赞美与歌唱。

“莱戈拉斯,算起来我与你父亲已经有几百年没有见过了。”看起来更为年长的金发精灵笑着向同伴说道。

莱戈拉斯愉快的神情立即垮了下来,他叹了口气,“金花领主,如果您希望与我父亲秉烛叙旧,饮酒聚宴,这次大概是我能想像到的最差的时机了。自从在林谷会议上决定加入远征队,用自己的弓箭去保护我们令人尊敬的朋友,我既是振奋又心有惶恐,振奋于即将开始的征程,惶恐于我的国王,我的父亲会怎样对待我的决定。云雀带去了我的请求,可直到现在鸟儿都没有带回国王的答复。每当我在荒野里刺探敌情,为即将开始的远征扫清障碍时,都忍不住担忧该如何面对我的父亲。而现在,我们离密林越来越近,我心中的忧思也愈加浓重去,甚至每当我张口打算唱歌时,愉快的曲调就仿佛瞬间从我心中消失了。”

金花领主安慰地拍了拍同伴的肩膀,“我的朋友,我似乎挑起了一个不愉快的话题。我认识的瑟兰迪尔是一位伟大而英勇的精灵战士,我相信他一定能够理解另一位无畏的精灵战士的心情,即使这位战士是他年轻的儿子。”

莱戈拉斯弯了弯唇角,“很难判断您的这番话是否让我心情更加糟糕了。当然,我的国王是一位通情达理之人,他必定会同意我的请求,并给予我来自父亲的祝福。即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他不愿意同意,”他抿住嘴唇,年轻的眼睛中闪耀着坚毅的光芒,“我也将坚持自己的决定。”

船舶逆行至安度因河上游一处支流与主流交汇处的人类城镇时,一众精灵便带着便弃船上岸,骑马折向东行,行至幽暗密林西边的入口——森林之门。从森林之门进入幽暗密林,众精灵便踏上了精灵之路,这是现今幽暗密林中最为安全的一条横穿森林的道路,沿途常年有木精灵战士小队巡逻示警。实际上这条道路的历史并不漫长,幽暗密林北部三分之一处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密林山脉,山脉的南麓也曾经有一条森林路贯穿整个密林,然而自从“警觉的和平”(the watchful peace)结束,以密林南部的多格尔都为中心的黑暗力量再次复苏,整个精灵王国势力就全部撤退到了密林山脉北部。曾经的森林路完全被废弃、被遗忘,被覆盖在黑褐色的扭曲树木、蜘蛛巢穴之下,只有些念旧的木精灵偶尔还会唱起追忆旧森林路黄金时光的忧伤歌谣。

走上精灵路之后,莱戈拉斯的木精灵侍卫明显放松愉快不少,时不时能够听见他们与巡逻的同伴相遇时发出的嬉笑声与吟唱声。密林的子民一旦回到自己的家园,走在这条枝叶婆娑的林间之路上,便快活得仿佛世间再没有什么值得忧虑的事儿了。即使是莱戈拉斯也松快不少,偶尔还能吟唱首歌谣,赞美透过林间火红的树叶看到的秋日长空——蔚蓝透彻得如同他自己的眼睛。

这支队伍沿着精灵路行至密林东部,便遇到一条魔法河(Enchanted river)——发源于北部灰山的森林河的一条支流。据说若是人类不小心饮用了河水,会昏睡上几天几夜。他们在渡口弃马乘船,沿着河流北上,行至魔法河与森林河的交汇处,便到达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位于密林东部的精灵王地下宫殿。显然他们即将到来的消息早已抵达,前往宫殿的路上早已有精灵士兵等候。

“中土的三处精灵领地原是各有胜处,然而其它两处都不如密林这般广阔、质朴而纯粹。”金花领主骑在马上,忍不住对身边的同伴赞叹道。

原本随着离王宫愈来愈近,莱戈拉斯脸上又蒙上了层忧虑的薄纱,这会儿也忍不住绽开笑颜,仿佛得到了一副制作精良的上好弓箭,“不管多少首歌谣都无法唱尽我对这片森林的热爱,即使我暂时不得不离开这儿,我的心也仍然会在这片密林中徜徉。”

很快一行人便望见了前方敞开的纹饰精美的殿门,门前奔流过湍急的森林河,狭窄的河面上架着一座石桥。众人下马,在王宫精灵侍卫的引导下过桥进殿,一座恢宏精美的地下王宫便呈现在林谷来客面前。即使是位于地下的洞穴,经过漫长的装饰改造,也充满了一眼就可以辨认的精灵特征。高大的钟乳石柱被雕刻成了缠绕着精细枝叶的立柱,地面上的淡金光线透过穹顶的天窗洒落进进来,赋予整座宫殿浅金的朦胧色调,仿佛让人窥见此间主人心中的遥远的明霓国斯遗梦。

不过显然,无论是莱戈拉斯还是金花领主都不会为眼前的美景惊叹驻足。一路上不少精灵侍卫向莱戈拉斯行礼致意,可他甚至难以向他们回以微笑,这对于密林里常年欢笑的小王子来说显然太不正常了。

莱戈拉斯带着金花领主一行林谷来客来到宫殿的中央,巨大地下洞穴的正中心的王座前,而精灵王瑟兰迪尔正坐在这座别具风味的鹿角王座上——很明显这只能属于一位精灵国王而非矮人或是人类,王座下两侧则站着密林王国的大臣顾问们。这位金发的精灵王穿着一件银灰色的贴身刺绣长袍,精准得展现出他的高挑修长的身材,头上戴着一顶红叶与浆果装饰的树枝王冠。当他湖蓝色的眼睛的眼睛望过来时,旁人很难想到这是一双与莱戈拉斯非常相似的蓝眼睛——如果说密林王子的眼睛如同最怡人的夏日天空与最碧蓝的浅水海湾,那么密林国王的眼睛则是最迫人的刀芒与最深邃的墨蓝海沟。

然而金花领主作为第一纪冈多林的精灵,显然不会为此所摄。他上前一步,向瑟兰迪尔点头致意,“吾,金花领主,谨代表林谷,向您送来林谷主人的秋日问候。”

瑟兰迪尔点头回礼,“请您亦代吾转达密林对林谷主人的问候。”

“我此次前来密林的目的,想必您也有所了解。黑暗力量的主人即将复苏,阴影正在中土大地上蔓延,正如十月二十五日的林谷会议讨论的结果……”金花领主随之详细地向瑟兰迪尔王讲述了上个月会议的讨论内容,以及各方势力的动向,并带来了了合作的请求。

瑟兰迪尔一面听,一面从王座上走了下来,他脸上并没有意外的神色,显然对现今的情势非常了解,然而当听到“魔多”,“黑门”之时,他的面色仍然苍白了一瞬,深色的瞳孔微微有些放大,仿佛被勾出了深藏在记忆里的幽灵与阴影。

当金花领主与瑟兰迪尔王初步商议好密林与外部精灵势力、人类部落王国的支应合作之事,他侧头看向莱戈拉斯,似乎想谈起密林王子加入远征的决定,莱戈拉斯赶紧上前一步,望向父亲,正准备开口,瑟兰迪尔却早有预料似的抬起右手,止住了他未出口的话语。

“莱戈拉斯,你已经圆满地完成了这次信使的任务,我对此非常满意。”瑟兰迪尔随即转向金花领主,微微弯了嘴角,“经过长途跋涉,想必你已经十分劳累,侍卫将把你们带到住处休息,傍晚时会举行盛大的宴席,我的西尔凡臣民将欢迎你们的到来。”金花领主有些无奈地向莱戈拉斯看了一眼,随即带着林谷一众离开了精灵王的大厅。

大臣顾问们很快也在瑟兰迪尔的示意下退了出去,大厅里便只剩下父子两人,相似的金发,相似的蓝眼睛。莱戈拉斯很清楚父亲之前为什么阻止他说出来,在那样正式的场合里,他一旦提出请求,父亲作为国王,很难驳斥他的这个决定。而现在只剩下父子两人,一切便容易多了。

“Adar,我希望您能够同意我参加远征队的要求,”莱戈拉斯犹疑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他看见父亲银色的袍脚在前面翻动,然后停在了他面前,他抬起头直视着父亲的眼睛,“这不只是为了我的荣誉,也是为了您的荣誉,整个森林王国的荣誉。”

那双眼睛中似乎翻涌着冰蓝色的坚冰,“莱戈拉斯,只要我的子民,我的儿子能够欢快幸福地在这片绿林喝酒唱歌跳舞,我并不在乎自己在外界拥有怎样的名声与荣誉。再怎么伟大的传奇与吟唱都会凐没在历史的长河,我并不渴求这所谓的荣誉。”

“可是Adar ,这并不只是为了荣誉。我希望能够保护自己的朋友。”

“朋友?也包括格洛因之子吗?”瑟兰迪尔嗤笑了一声,“我倒是不知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就能够和一位矮人成为好朋友。”

莱戈拉斯不禁涨红了脸,他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坚定地抬起头,“是的,即使是一位矮人。我愿意用自己的弓箭去保护这支队伍里的每一个人类、矮人、霍比特人。Ada,即使是密林的子民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难道我们只能固守在这里与世隔绝吗?我已经是一个成年的精灵战士了,猎杀过不少蜘蛛、半兽人、哥布林这些恶心的魔物,战斗经验算得上丰富,而且我还是一位国王的儿子,拥有这样的能力与地位却不能负起相应的责任,在我看来是不可忍受的。”他恳切的看着父亲,蓝眼睛中恳求的光芒几乎能融化任何人,除了他父亲。

瑟兰迪尔移开眼睛,几乎是烦躁的在他面前来回走了几步,“你以为待在密林里就不能够战斗,不能够担负起责任吗?密林王国同样会遭受历史上最为可怕,最为邪恶的攻击,我的子民会在这片土地上流血、奋战,这儿同样能成为你承担责任的战场。”

“可是在这儿我永远处于你的羽翼,族人的保护之下,远征队里没有人会关注我、保护我,我可以像一位真正的战士那样战斗,而且,”莱戈拉斯眼中闪着星辰的微光,“我想要亲眼看看外面的世界,接触不同的种族。”他笑了下,似乎是想起了可爱的霍比特朋友。

“莱戈拉斯,这是最糟糕的时机。远征队一路上会碰到的危险是你难以想象的。我不希望你早早地前往曼……”瑟兰迪尔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几乎是有些疲倦地叹了口气,“叶子,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我们稍后再谈。”

莱戈拉斯看见父亲的脸色,沉默的点点头,转身离开,瑟兰迪尔站在大厅中央,看着儿子修长而坚定的背影,几乎立即意识到自己正在史无前例地打一场没有获胜希望的战争,然而尽管他清醒地看到结果,却仍然不能退却放弃。


参加完欢乐的西尔凡式宴席,莱戈拉斯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踌躇的在房内溜达了一圈,便敲响了隔壁父亲的房门。 听到准许进入的声音,他朝门外值班的士兵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随即打开父亲的房门溜了进去。瑟兰迪尔已经换上了一袭深红色的家居长袍,金色的长发上没有任何装饰,他正坐在书桌前,膝上放了一罐剥好的松子。莱戈拉斯伸手在罐里抓了一小把,一颗一颗地细致地吃完,瑟兰迪尔静静地看着他,海蓝色的眼睛中仿佛拍打着一波波温柔的海浪。

莱戈拉斯吃完松子,拍拍手,他走到瑟兰迪尔身旁,半跪在父亲的膝前,他的姿态看起来比下午谈话时放松了不少,然而那双蓝眼睛里执着的光芒能让任何人感受到他的决心丝毫没有动摇。

“Ada,我知道密林也面临着战争。可是,”莱戈拉斯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看起来有点儿无可奈何,,“如果我呆在这儿参加战斗,您永远不能心无旁骛地上战场,您会忍不住地关注我在哪儿,有没有受伤,您会下意识地保护我。这样的状态在一场残酷的战争中太危险了。”

瑟兰迪尔蹙起浓眉,似乎想要反驳,然而莱戈拉斯按住了他的手,“Ada,请您听我说完。我知道您是一位非常强大的精灵战士,然而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帮助您,保护您。而我离开这片战场,是对您最好的保护。”

“难道你在外面有危险,我就不担心了吗?”瑟兰迪尔的声音有些喑哑。

“您会。可是这样的牵挂不会打乱您的步伐,您的战斗。”

瑟兰迪尔一时没有说话,莱戈拉斯干脆靠着父亲椅子坐在了地毯上,就如同他还是个个头不高的小精灵时那样窝在父亲的座椅旁,只不过他现在坐着也和那时候站着一样高了。

精灵王叹了口气,他抬起左手抚摸莱戈拉斯金色的长发,金色的光芒在他纤长的指尖跳跃闪耀。他下午的时候还曾下定决心不能退却放弃,然而当他抚摸儿子的长发时,他知道自己前所未有地惨败了,甚至在更早的时候,早在下午的王座大厅里,早在六十年前的渡鸦岭上,早在莱戈拉斯成年的那一刻,他就如同所有的父母一般毫无意外地惨败了。

在这间宽大舒适的国王的房间里,瑟兰迪尔曾经与儿子渡过非常欢乐的时光,莱戈拉斯就是在这儿从一个小婴儿慢慢长成少年,然而此刻,同样在这间房间里,他将同意儿子走出密林,踏上最为危险的征途,在最惨烈的情况下,他们再见时可能是在曼督斯的殿堂里。这样的反差让瑟兰迪尔的心狠狠地蜷缩起来,他觉得自己此时和密林山脉南麓那些被侵蚀毁坏的树木没什么两样。

瑟兰迪尔张了张嘴,试图作最后的努力,“即使我坚持不同意,你不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我会非常遗憾,但是我不会改变这个决定。”金发精灵的声线还有些单薄,然而如同金石相击之声,铿锵坚定。

室内一时陷入了难言的沉默。莱戈拉斯转过身来,正对上父亲的侧脸,漫长而无涯的时光与风霜夹杂的世事从浅金色的发间溜走,看似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然而莱戈拉斯清楚,这只是表象,他伸手握住瑟兰迪尔的左手。

“Ada,您是这篇森林的主人,这篇森林里的每一株植物都受您驱使,也受您保护,您就如同这篇森林的化身,当为魔气侵蚀的草木痛苦地蜷缩蠕动之时,我知道您也会感受到整片森林的哀恸,”他看向父亲,仿佛能看到那双湖蓝色的不动声色的眼睛背后的潜藏的噩梦与恐惧。“每当站在密林山脉最高峰眺望南麓褐色的病态森林,我都希望幽暗密林能够再次成为远古的大绿林,而这次会是最好的时机。”

瑟兰迪尔暗叹了口气,将儿子从地毯上拉了起来,唇角挤出一丝微弱的笑容,大约是日出时第一波细小的海浪。然而他的声音变得威严而庄重,如同钟磐响彻,仍有余音。 “若是幽暗密林重回生机,我便给它改名为绿叶森林。”

莱戈拉斯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天蓝色的眼睛中涌动着纯粹的喜悦。“您的祝福会将长存于我的心中。”

他与父亲道了晚安,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当他走到门前,又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瑟兰迪尔正站在书桌前静默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莱戈拉斯眼角有些微酸,他垂下头,右手按住胸前,缓缓向着父亲的方向弯下身子,随即站直放手。他不敢再看父亲,匆忙转身离开了房间。

隔日清晨,莱戈拉斯便简装上路,奔回了林谷。他坚信当自己与父亲重逢之时,将身处绿叶之林。


“若是幽暗密林重回生机,我便给它改名为绿叶森林”
“您的祝福将长存于我的心中。”

镜头中,巴里安与奈德扮演的精灵父子正在互致最后的精灵拥抱礼。莱戈拉斯凝视着这对父子,仿佛时光重回十八岁那年的夏天,他看着父亲在稿纸上刷刷地写下长串长串的句子,神情严肃仿佛一位国王正在检阅着笔下的士兵。当写完最后一个单词,瑟兰迪尔套上笔筒,长舒一口气,抬起头看向他,“莱戈拉斯,以自己为主角写作,”他脸上的神情相当微妙,似乎很乐意却又不太想表现出来,“真是相当吊诡。”

他当时伸手想去拿父亲的手稿,然而瑟兰迪尔的手却一缩,得意地朝他笑了一下,将它锁进了抽屉,“等你上学了我再寄给你吧。”

当然他没等到上学就自己将手稿偷了出来,他坐在山毛榉下的吊椅上看完了这个关于告别的故事,呆坐了好久,直到日影西斜才匆忙将手稿放回去。

当他站在南加大的校园与父亲告别的最后时刻,在父亲即将转身离开之时,他上前一步抱住父亲,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您的祝福将在我心中长存。”

听见这句话时瑟兰迪尔露出的表情,莱戈拉斯觉得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他浓眉蹙出几分脆弱,湖蓝色的眼睛在正午的光线下如同初融的湖面,闪着可疑的水光,嘴角却翘了起来。

“cut” 莱戈拉斯一下子从记忆中惊醒了,他抬起头,身边的阿拉贡正朝着他微笑,“导演,谢谢你给我喊咔的机会。”

莱戈拉斯笑着朝他点点头,随即站起身来走向场中的两位演员,“做得很好!”他微笑着称赞道,然后转向奈德,“如果最后没有在剧场版看到这段,希望你能原谅我这次任性。”

这位还穿着精灵王华丽戏服的演员瞬间露出了甜品店主式的灿烂笑容。“没关系”。

这时全场的工作人员都鼓起掌来,在声浪中,莱戈拉斯刹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宁静。

TBC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