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垂野

阿尔达的薄暮2(密林父子亲情向,少量AL,好莱坞AU)

2

西班牙伊比萨岛的海滩上,阳光灿烂,游人如织。

“我以为还要过几个月才能见到你。莱戈拉斯。”阿拉贡懒懒地在躺椅上翻了个身,小麦色的肌肤在日光下闪耀着健康的光泽。阳光普照的海滩上,成群结对的比基尼美女在打沙滩排球,传来阵阵欢笑嬉闹声,他偷偷把墨镜往鼻梁下滑了一点儿。

   “加里恩伯伯说我需要多晒晒太阳。”莱格拉斯侧头一笑,浅金色的发尾搭在白皙的肩背上,令人有些目眩。“伊比萨岛这边风景还不错。”

  “当然了,朋友,我随时都愿意见到你,可说真的,上一部电影的制作结束了,宣传日程走完了,票房也不出意外地大获成功,我们甚至连下一个项目都讨论得差不多了,现在正是享受人生的时候啊伙计,可你看起来像是要大干一场,说吧,你给我拉了什么新项目?”阿拉贡一副了然的表情。

  他们俩人年少时相识,前后脚去了南加州大学的电影电视学院。毕业以后,两人合作拍摄了一些独立电影,最终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大放异彩,不仅受到电影节主席甘道夫的赏识,而且也得到了主流电影制片公司的关注,获得了更多的执导机会。在证明了自己的票房能力后,两人的事业发展得相当顺利,并且合作的传统也一直延续到现在。

  莱戈拉斯一时没有回答阿拉贡的问题,他坐起身来,望向远处如同一条白线的海天交接之处,深碧蓝色的海水,蔚蓝色的天空,全都倒映在他那双天蓝色的眼睛里,右手食指无意识地在虚空中打着圈。“如果,如果我说,我想把我父亲的小说拍出来呢?”说完这句,他仿佛下定决心,侧过身子转向阿拉贡,背挺得笔直,天蓝色的眼睛中闪着恳求的光芒。“我无数次梦见我Ada创作出的那个世界,可是梦境太过于虚无缥缈了,我想真真切切地在大银幕上看到它。”说到这里,莱戈拉斯笑了,眼角却有点儿可疑的润湿光泽。

  阿拉贡下意识地取下墨镜,从躺椅上坐起来,他似乎有些吃惊,却不怎么意外。“我一直觉得迟早会从你这儿听见这句话,”他咬了咬墨镜腿,“没想到是在西班牙伊比萨岛的海岸上,记住这一点,必要的时候抛出来,不知道能拉动西班牙旅游业增长几个点。”

  莱戈拉斯这才开怀笑了起来,他伸手拍了拍阿拉贡的肩膀,“谢谢。”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是阿拉贡先生和莱戈拉斯先生吗?”一位棕发的长腿美女有点儿犹疑地问道。阿拉贡和莱戈拉斯同时转过脸,这位女士立刻兴奋起来,“我在那边猜了好一会儿,果然是你们两位,能和我合个影么?”“当然。”

  送走兴奋的女影迷,阿拉贡看了看莱戈拉斯的由细长发辫束起的金色长发,有些无奈,“你见过其它导演度假还得戴墨镜的么?当然,莱戈拉斯,你的发色发型太显眼了,带墨镜也没用。”

  “阿拉贡,想想你是怎么坚持自己发型的,我和你一样坚定。”莱戈拉斯满不在乎地披起一条大浴巾,站起身来。“至于新闻,让我想想新闻标题会怎么说,‘AL组合同游黄金海岸,蜜月旅行起争端’,新闻里面我们已经不知道渡过多少次蜜月分手过多少次了。我先回别墅了,晚餐见。”




  阿拉贡抛下最后一片牡蛎壳,倚在身后的靠背上,露台上海风习习,仍带着点夏日白昼的余热,远处海天相接处夕阳正要落下,渲染出一片浅紫浅蓝的霞光,海面上有三角形的白帆正朝着海岸线行驶,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事实上莱戈拉斯和阿拉贡是相交多年的好友,这样的静默不会招致那种常常发生在普通朋友之间的无言的尴尬,反而格外温情,令人安心欲眠。莱戈拉斯也放松了一直笔挺着的肩背,向后坐了坐。

   “海鲜你都没怎么吃”,阿拉贡颠了颠手边的玻璃酒瓶,“嗯,酒倒喝了不少。”

     莱戈拉斯脸色如常,“你还不知道我吗?这点酒可不算什么。”

     两人又静默地坐了会儿,直到夕阳完完全全地掉下去,天光欲尽,露台上的灯亮了起来。“多么美妙的世界,不过现在还是让我们回到工作吧。”莱戈拉斯打破了沉默。

    “就知道你等不及了。”阿拉贡的表情也严肃起来。“首先,投资这一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前两年、孤山、瑞文戴尔、洛汗等制片公司都向你表示过投拍密林三部曲的意向,我们的伊锡利安也可以参与联合制片,说实在的,等我们放出风声,这块大蛋糕可能会吸引不少人。” 

  “我猜Ada不太喜欢孤山制片,他说过孤山出品的片子也就能看看场面特效,剧情人物内涵都糟糕得一塌糊涂。” 莱戈拉斯耸了耸肩。

  “真令人吃惊,我以为对你父亲来说,这已经算得上赞美了。他那部《白钻美人》的影视改编权至今还陷在孤山制片手里面呢。”阿拉贡看起来有点儿被逗乐了。

  “是的,在那之后,Ada再也没有出售过任何一部小说的影视改编权了。我曾经试图把《白钻美人》的改编权买回来,不过你知道索林那一帮人,太固执了。”

  “没错。如果其他人拍你父亲的小说,光是改编权这关就够人焦头烂额了,想想我们,还有权利挑挑拣拣,幸运的家伙!”阿拉贡说得起兴,灌了一大口酒。“你和你父亲商量过拍哪部了吗?”

  “还没有,我想等计划定下来之后给他个惊喜。至于拍哪部?这还用商量吗?每天早上半梦半醒的时候,每天晚上昏昏欲睡的时侯,那个世界的种种浮光掠影都会在我眼前浮现。”莱戈拉斯身体不禁开始向前倾,整个人都似乎闪闪发亮起来,夏日星子的光芒仿佛全落入了他那双蓝眼睛,满月的光华仿佛全被他的金发挽住了。 

  事实上,不只是阿拉贡明白他到底说得哪一部,全世界瑟兰迪尔小说的书迷都明白他指的什么——富予无限魅力与惊喜,真实得仿佛存在于某个平行宇宙中的阿尔达世界。虽然瑟兰迪尔是奥斯陆大学植物学教授,但不知幸还是不幸,几乎没有人关心他的职业成就,他是作为小说家、阿尔达世界的创造者而被人记住的,当然,没准其中有不少人完全是冲着他无暇的美貌而来的。据某些亲历者报告,当你见到瑟兰迪尔之前,心里面没准还准备了不少关于阿尔达的蠢问题想要问问作者,但当你见到他本人,那些问题会刹那间从容量有限的大脑中蒸发,空空荡荡得剩下一句话,“难道他本人不就是来自阿尔达的精灵吗?”最后这几乎成了阿尔达粉丝界最有名的段子,“无法想象精灵?请翻到小说作者信息栏。”后来莱戈拉斯在电影界声名鹊起之后,这段子又加了一句,“想像力太匮乏?那再看看莱戈拉斯吧。” 

  “很好,我们不用围着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打转了。功利点儿说,即使我们的电影质量不怎么样,也能靠着小说的巨大影响力,靠着后期宣传赚上一大笔,但很显然这不是你想要。”阿拉贡看着莱戈拉斯逐渐蹙起的眉头,明智地闭了嘴。

  “赚上一笔,然后就像一颗落入深水的石头,泛起一点儿涟漪,然后消失不见,没有人再知道它,观看它,这样的电影我当然不想要,市场上已经够多了。我只希望当我们的电影和Ada的小说摆在一起时,没有人觉得我白白浪费了这白白得来的影视改编权。其实,只要我Ada……”后半句被莱戈拉斯吞了回去,他坐直身子,弯起唇角腼腆一笑,"罗马没有建成之前还是不要畅想日后的奇迹了。”

   阿拉贡沉吟了一会儿,“其实,这会是你的电影,而不是我们的电影,”他伸手按住了莱戈拉斯的胳膊,"别急,你先听我说完。我仍然会担任你的制片人和你的分组助理导演,投资选角拍摄后期宣传我通通会参加,但这次轮到你成为一部,或者一系列电影的核心了。我相信这也会是你父亲的期望。” 

  莱戈拉斯眉心微锁,天蓝色的眼睛犹疑地看着阿拉贡,“你知道,不管导演名怎么写,对于媒体来说,这又是一部AL联合制作,你主导我主导其实区别不大。”

  “是这样,但我们自己明白其中的区别,更何况这部电影对你来说意义重大,我知道你已经画过很多概念设计图了,说不定都开始写剧本和分镜头了,而我可是毫无准备,连小说都没读透,难道你指望这样的我能够拍出一部足以停留在时间的殿堂里的杰作吗?"阿拉贡灰蓝色的眼睛不带一丝笑意的看着莱戈拉斯,如同隔着层玻璃看到的洁净远透的天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也如此。”

  “是的,我明白。”此时,莱戈拉斯脸上带上了细微的笑意,就像是月光下的一小股潺潺溪水,风中颤动的树叶,微光中滑落下草叶的一滴露珠,不起眼却又无比亲切宁和。他站起身来,身姿挺拔得仿佛一株生气勃勃的绿树,“露气下来了,我们进屋吧。”

  “好的。”阿拉贡看着他的背影,不禁笑起来,“莱戈拉斯,选角的时候你去摆几个姿势,说不定我手一松就给你个精灵角色演演了。”

  “那可真谢谢你的好意,我会记住给自己放水的。”

注释:
圣丹斯电影节存在于现实世界。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