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垂野

阿尔达的薄暮1(The Arda Twilight)(密林父子TL亲情向,少量AL,好莱坞AU)

文前废话:
1 这篇文是好莱坞AU,但是时间线与大事件并不完全对应现实世界,角色全部为人类,莱戈拉斯和阿拉贡三十出头,阿拉贡要年长两岁。
2 文中的指涉的小说与电影,基本可对应托尔金的魔戒与PJ的电影,感谢他们创作出了这么伟大的作品。
3 作者第一次写文,不足之处请指出。小说不长,即将完稿,保证不坑,分几天发完吧。
4 自从萌上密林父子亲情向,发现自己好像跳了个冷坑。食用不足,只能自己动手了。

1

  莱戈拉斯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他打开床头灯,手在枕边摸索了一阵,拉出一只手表来。这只表似乎有些年头了,可仍能够一眼看出是能工巧匠的精心之作,一环一环的叶形铂金件缠绕相连成表带,表盘周围一圈是荆棘纹饰,绕住镶嵌在中间的一片叶状的浅绿色翡翠,莱戈拉斯瞟了眼正指着十一点的指针,从窗边椅子上的牛仔裤兜里掏出手机,才凌晨五点。他揉了揉眼睛,半坐起来,披了件卫衣外套,将散落的淡金色长发全部捋到背后,胡乱扎了一把,然后凑到灯下,对着手机调整了手表时间,上好发条。他拎着表带在耳边听了一阵,"嘀嗒嘀嗒,嘀嗒嘀嗒”,一秒不慢,一分不抢,这才把手表塞进了外套右边的口袋里。

  床头灯旁垒着大线圈本和几本书,最上面那本的封面色调肃静沉稳,绘着一片向远处绵延的峭拔山峦,山体被灰白色的雪与云雾遮去了些,峰尖在浓雾与云层中若隐若现。书脚则已经打卷了,不知被主人翻过多少次,书中夹了不少纸片,可以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笔迹。莱戈拉斯把书放到腿上,手指抚过封面上烫金的作者名,Thranduil Mirkwood,不禁有些恍惚。


  “小叶子,能帮我个忙吗?”瑟兰迪尔俯身放下儿子的课程作业,一头浅金色的长发无拘无束地从肩后滑落下来,十五六岁的金发少年左手拂过父亲顺滑的长发,半认真半玩笑地说道:“Ada,你知道莴苣姑娘的故事吗?”

   “即使不知道,我恐怕也过了听床头故事的年龄了。”瑟兰迪尔直起身来,坐回自己的软缎靠背椅,眼中含笑,语调轻快,显然没有被儿子的不敬所冒犯。

   “在我还能听床头故事的年龄,Ada,为什么不把你写的故事讲给我听呢?”金发少年好不容易忍住噘嘴的冲动。
“那你肯定会羡慕路易斯·卡罗尔的女儿?”

   “当然不,别人会羡慕我是瑟兰迪尔的儿子。你知道朋友是怎么介绍我的吗?我是阿拉贡,他是金雳,他是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之子(He is Legolas, son of Thranduil)。”

  瑟兰迪尔忍不住大笑起来,左手臂从刺绣繁密的家居长袍下露出来,似乎能隐隐看到烧伤的痕迹,手腕上面带着则一只柔软的白杨树枝编织而成的手环,树枝间点缀着如同红宝石的浆果,壁炉里跳动着橘黄色的火焰,温暖的焰光下,浆果上仿佛沾染了秋日长夜将晞时的白霜。“小叶子,别人也很羡慕我是莱戈拉斯的Ada。”

  少年不禁挑起眉头,“我相当怀疑这一点。”

  瑟兰迪尔沉吟了一会儿,似乎下了个决定,湖蓝色的眼睛温柔地看向自己的儿子, “那为我的小说画几幅插图吧,这一版的封面上会写上,作者 Thranduil Mirkwood,由Legolas Mirkwood配图。”别人看到会赞叹,多么令人羡慕的一对父子!莱戈拉斯的父亲和瑟兰迪尔的儿子。”
  
少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仿佛秋日夜空上的星子,就连金发都喧嚣了几分,他强压住上翘的嘴角,手伸到胸前,玩笑似地躬身行了个礼,“阁下,愿意为您效劳。”可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蹙起眉头,“我画出来的阿尔达会和Ada想得一样吗?”

  瑟兰迪尔闻言挑了挑眉,他沉思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答道,“如果不一样,我会修正自己的想象的。”



  莱戈拉斯将书打开,随意地翻到一个地方,右手捡了支铅笔和线圈本,他瞟了那一页开头几句,便不再看书,铅笔刷刷地在白纸上流畅勾勒起来。床头灯的灯光有点儿昏黄黯淡,在白纸上照出一圈光弧,莱戈拉斯的手半悬在纸面上,铅笔尖轻盈流畅地在纸上旋转舞动,发出一阵阵轻灵悦耳的絮絮之声。过了不久,纸面上便跃然出一座精美飘逸的林间宫殿。他又看了看书,目光在书与画之间逡巡了一阵,合上线圈本,他迅速地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套上衣服,梳理好金色的长发,将书与素描本塞进一个大背包,离开了自己的卧室,纤长的背影看起来挺拔而坚定。

注释:
路易斯·卡罗尔是《爱丽丝漫游奇境》的作者,刚被纠正,他没有子女,这部小说是为他邻居家女儿写的,我暂时还没有想到替代,这个错误暂时放在这里。

评论(1)

热度(40)